• 今日 0
  • 帖子 26
  • 关注 7
宽屏阅读

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十章 莫名其妙

上车后,我发现自己的头有一些疼,估计是跑了一天外加喝酒运动累的,街上的霓虹灯也有一些晃眼,我把车窗摇下来,看着这个让我享尽欢乐的地方,叹了口气。

直到整个世界都笑我疯了,我还剩下什么?

等我们到刚吃饭的地方下车以后,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。提车有什么用?

猴子刚刚沉浸在快乐的鱼水之欢中,自然也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,两个醉汉在告诉上开车玩?太不现实了。看来今晚回家看董玲的梦想又成为泡影了,无奈,只好在饭店周围找了间旅馆住下。

还好这地方带淋浴,进了房间以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冲刷自己的身体,躺在床上看电视的猴子还笑话我。说我跟第一次出来卖的失足女一样。

“你使那么大劲搓不疼么?”猴子看着被我用力搓红的肚子问道。

“不疼,越搓越舒服。”淋浴头喷下来的水让我睁不开眼睛,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水流流进嘴里,我就当漱口了。

董玲到底有没有男友呢?要是有的话,为什么保密工作做的那么好,要是没有,那她跟我住在一起为什么不给我暗示?看着镜子里的脸,突然自信了一下,又匆忙擦干净身子仔细的看了看,怎么感觉比以前好看了一点?

我问猴子,为啥自己比以前帅了点。猴子说完话我以后忍住才没有吐出来,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。

“谁洗完澡出来照镜子都觉得那样,我也有过那时候。”猴子一副吊样。

我又重新看了看猴子,很失望的摇了摇头,连他都觉得自己帅的话,看来我真的还是没有什么变化。

董玲该不会是冷淡吧?那样可就真是坏了,我可不想以后找个光看不能吃的模子过一辈子,不过这该用什么方法去验证?我又开始糊涂了,只好请教旁边的高人。

“猴哥怎么判断女的冷不冷淡啊?”我讨好的递过去一根烟,不过猴子没接,因为他耳朵上还别着一根玉溪。

“就上次那女的啊?”猴子一语道破天机。让我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没,别人,我就随便问。”我不想这么快被人看穿自己的心里的想法,但是这种二货的回答却也于事无补。

“你跟她做一次不就知道了。”猴子回答的很轻松,但在我看来这跟放屁是没有什么两样的。索性不问了。

倒在床子背着猴子说了一句“半夜你别给我爆了啊。”然后就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返程我把车速开的飞快,连旁边的猴子都说让我慢点,我没听,爱他娘的咋咋地吧,我是受够了。

我觉得和董玲认识以后这个人也开始变化了起来,这是心里慢慢爱上一个人的表现,刚开始出差的时候根本不会想这些,时间长短无所谓的事情,现在如果让我出差一个月我估计会宁死不从,甚至会用辞职来抗衡的,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了董玲。

一路狂飙到单位以后,跟经理碰了一下,没有什么大事,费用还是老样子从报销里走,看我俩累了一天,就让我和猴子先回去了。

猴子自然去找他的朋友去了,当然是女性朋友,我则开车去了商场,买了一点熟食,出门的时候又看中了一款蓝色的发卡,几十块钱的小玩意,我突然觉得董玲戴起来会很好看,而且不需要找什么借口就可以送出去,于是让服务员小女女试戴了一下就打包起来了。

回到家,想着该以什么方式把小礼物带给董玲,就直接拿出来吧,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。这样想着边开了门,但是屋里没有人。

“董玲?”我冲她关闭房门的卧室喊了一句,没人应答。

这是怎么了,该不会又是生病了吧,还是睡着了?我纳闷,不过总开人家那屋的门又不好,虽然人家不锁,但并不代表你随时可以打扰亦或是骚扰。就这么想着,马上要扭转门把手的手又缩了回来。

快到中午了,董玲那屋还是没声音,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里,扭开了门。

屋里已经收拾的整洁干净,不像我那屋连被子和枕头都卷到一块了,男女有别是在这里体现的吗?也未必吧,记得没毕业的时候女生寝室比男生的还要脏乱差,看来还是因人而异啊。

估计是上课了,我安慰自己,然后把装有发卡的盒子放到了董玲的床上,回来她就能看见了,我心想。

不过就在我回到桌上准备开始吃买回的熟食时,我又觉得哪里不对,还是把发卡拿回来吧,这要是董玲看到了,该以为我进过她的房间了,那样岂不是该乱想,虽然我总趁她不在的时候进她的房间,但是细节决定命运啊,不能因为这点小事损害了我的声誉,想罢,又原路返回去把床上的发卡取回来,就当我刚拿到盒子准备出来的时候,董玲回来了。

“你到我房间干什么去了?”董玲很生气的问我。

本来想给她一个小礼物,想不到事情弄砸了,‘巧’这个字真是有趣,有时候能促成一桩好事,有时候又会搞砸刚刚促成的好事。

“我只是”我刚想解释一下事情的真想并不是她想的那样,可是被怒气冲冲的董玲打断了。

“你只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去我屋里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是么?这就是你,恶心的你,你太让我恶心了。”董玲连珠炮似的说完了这些,连看我都没看我一眼,就把我推开了,随即关上了

卧室的门。

咣的一声,让我打了个激灵。我看着手里拿着装有发卡的盒子,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
这他么的算什么?

我就是贱是不是?活该自己对人家好,现在人家不领情,现在好了,一切都搞砸了,我在董玲心中的形象全没有了吧,也许连她心中仅存的一点点感激也被倒掉了吧。我脑子一片空白,

只觉得嗡嗡的响个不停。

好,既然不领情,不也没必要成天围着你转,谁离开谁都是一样的过,犯不上让自己难过。掏出手机,搜到孟瑶,拨了出去。

“有时间没,陪我。”我不等那边开口。

“你怎么了?现在,恩,不是特别方便。”孟瑶那边的声音很小,应该确实不方便,当然我知道,一定是她的男友在她身边。

“挂了。”我没有问她何时有空,因为现在的我就需要一个人来陪,而我真的找不到。孟瑶这边也指望不上,再一次的翻开电话薄,从头按到尾,又从尾按到头,除了猴子,董玲这两个名字比较熟悉,剩下的那些人我连容貌都记不清了。

人活到这个份上真的悲哀至极,关键时刻我只是需要人陪,尽管我是个男人,可是再受伤以后,我依旧是脆弱的很。

都说睡觉和大吃一顿可以忘却忧愁,我选择了第一种,第二种我自己一个人猛吃会被人觉得精神不正常,不过显然第一种方法也没有起到多大作用。

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我是被饿醒的。

推开卧室,透过门缝看到董玲那屋亮着灯,但是门紧闭,心里难过一下,穿鞋下了楼。

自己要去哪里?自己也不知道,天气开始慢慢变凉了,路上时不时的会有情侣一起走过,看着他们幸福的摸样,委屈的泪水再也忍不住,决堤而出。刮过我脸颊,最后,落到这不为人知的夏之夜。

天气太冷了,跑到路边吃了点涮串,算是暖合过来了。

这么在外面晃也不是滋味,吃饱了就回去吧,因为一个女人这么折磨自己没什么意思。

步行了不到二十分钟,就到了家楼下,这时候东京热铃声又响起了,是孟瑶。

“你现在在哪?”那边孟瑶似乎是自己,因为从她说话的声音可以听出来。

“我在家楼下,怎么了?他走了?”我有些挑衅的意味,不过我觉得自己很无趣,人家有男友的人你算是老几,能给你回电话就不错了,怎么每次都过高的要求呢,看来这真是我一大弊病,不过我不想改。

2018-06-24 09:14 来自 电脑端 阅读: 319 1楼 回复
你需要登录,才能进行发帖操作
  • 偏好设置: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 帖子间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