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日 0
  • 帖子 26
  • 关注 7
宽屏阅读

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六章 夜市

同事关系处理的越来越融洽,后来业务开展顺利,新模式被我们掌控的很好,经理便提议搞一个部门聚会,可以带家属,让大家把老公媳妇什么都叫着,有女友的也带,有男友的也带,为的就是高兴,当然大家都兴高采烈响应号召的时候,我却沉默了。

至于为什么沉默想必大家明白,我还是苦逼的单身。

单位有挺多新来的大学生,一个个的要胸脯有胸脯,要学历有学历,可是不是我挑,跟董玲那样的没法比,因为我只爱第一感觉,至于这些大学生美女看不看得上我,那就是后话了。

“你寻思啥呢啊,怎么地啊。”带眼镜的同事推了我一下,这人瘦不拉几的,成天就知道女人,每天在单位就是讲荤段子,再不就是哪的洗浴好,哪的公主漂亮,价位,套路,人脉熟悉的很,有时候我觉得这种人也挺有意思,他们的追求就是这么简单,女人,能干。就行。而不像我,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为了征服一个女人的内心,而苦苦挣扎这么久。

“我想,我应该恋爱了吧。”我自顾自的说了一句。却被眼镜猴鄙夷了。

“瞧你那瘪茄子样吧,晚上跟哥走,哥知道一个地方,我都没跟那谁说、、、、、、”眼镜猴又开始讲他的光荣历史了,不过我无心去听他唠叨,掏出手机,给董玲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晚上有事吗?”我问董玲。

“应该没事,怎么了。你要请我吃饭啊?”这小丫头想得倒美,不过这是跟吃饭还真就是挨着的。

“哦,是这样,晚上我们部门聚会,你也一起来吧。”我有点征求的意思。我多希望她能欢快的说好。

“你们部门机会我去干啥啊,多不好。”董玲的一席话让我的心碎了一地。

“哦,那好吧,你忙吧。”我失落的挂了电话,真是可笑,她不是你的什么人,干嘛总想着人家。

难不成我要想孟瑶?算了。看来晚上自己要当一屋子人的电灯泡了。

就在我懊恼不已的时候,东京热片头曲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周围的同事早就见怪不怪了,用这样歌曲做铃声的除了我这等人不会再有别人了。

一看居然是董玲打来的。

“喂?”我有点心跳加速,但是还有隐约带着一丝生气。

“那我穿什么去?”那边董玲的一句话就让我的气消失的无影无踪。看样子这是要来啊,爽了那就,最起码董玲是相当可以拿得出手的啊。

“随便啊,大家关系都不错,不用那么正式,就是一起玩。”心情好了,说话自然也顺了许多。

“那到时候你接我吧,我在家。”挂掉电话以后我在办公室愣了几秒,随即嘿嘿一乐,把屋里的人着实吓了不清,以为我中邪了,当然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真的是中邪了,我中的是董玲这个小妖精的邪。

经过商议以后,发现这次聚会的团体甚是庞大,以至于不晓得去哪里好,不过人多脑子也多,点子更多,最后定下去夜市吃排挡,这个提议得到大家一致赞同。

我们业务不需要打卡,我跟领导招呼一声,就先开车回家接董玲去了,到时候再夜市那边集合。

回到家,把包拿回楼上,顺便叫董玲下楼,进屋发现董玲正在梳头,今天这身还真的是颠覆了以前我对她清纯的形象啊,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学生妹啊。

上杉的后背居然是金属链制成的,露出光滑的背脊,下身就一般般了,因为夏天晚上也是有一点夜风的,所以穿了一条紧身的牛仔,把她那翘臀包裹的恰到好处。

我使劲的擦了一下口水,发现手背都湿了,我这是得多能流水啊。

“好了没,好了咱就出发。”我冲着刚刚扎了辫子的董玲道。

其实我最喜欢女人盘发髻的样子,因为那样可以露出白皙的脖颈,不过现在我也不好意思说让董玲刚刚梳理的头随我心变,能带出去就不错了,要什么更多的,贪得无厌可不好。

因为心情好,所以一路上也是哼着小曲,董玲问我什么日子这么开心,我怕被看穿就说公司运作好了我就跟着开心,就这么简单。

“你还挺敬业的。”董玲的一句话又把我弄语塞了,哎,开心还不都是因为你在身边么,只是你太傻,不懂我的心思,我心里暗道。

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

这要是跟一头猪坐车那么可能会觉得度日如年,但是跟一个校园美女在一起的话就会觉得时光飞逝,想抓也抓不住,这么快就开到夜市了啊,我还没享受够跟美女兜风的感觉呢。

这边拿起电话给经理打了过去。

他们已经提前到了。

我顺着人流往排挡那边挤,同时不忘身后紧紧跟随的董玲,我其实想抓住她的手拉着她一起走,后来想想还是算了,影响不好,而且还面临着被人家挣脱的尴尬。

有人招呼我了一下,我一看我们的梯队全来了,于是就引着董玲往这边走。

“行啊,女朋友挺漂亮啊?”眼镜猴永远是这么的贱,被他眼睛扫过的女人貌似都少了一层皮。周围的同事也说我保密工作做的好,想不到这么有福气交到这样一个女友,我赶紧跟大家解释这是我一个要好朋友,不是情侣,别影响了人家的销路。

董玲听完也是脸红的笑笑。

要说锦州的夜市真的热闹非凡,从头不见尾,而且烧烤排挡一条街尤为着名,各类海鲜炒的也是有滋有味。所以垂涎已久的大家到这里可谓是大吃特吃。

吃排挡当然要喝扎啤,天晓得我们吃的多尽兴,开始董玲还有一些拘束,可以这么说,所有同事的另一半都比较拘束,但是酒过三巡就不一样了,舌头都开始不听使唤了,也不管谁是谁老公谁是谁女友,全都是开始胡扯,顿时桌上各种荤段子开始出现了。

董玲也是喝了大半杯扎啤,但是她的酒量很明显根本不行。剩下的还是我帮她喝掉的。

喝到一个小高潮的时候,董玲贴着我的耳朵小声的说了一句,我扑哧一下乐了。旁边的眼镜猴眼睛最贼。

“在这就亲啊,你俩注意了奥。”瘦猴对起哄这东西很是在行,最爱看别人打波,仿佛别人打波他也跟着爽一样。

2018-06-21 07:12 来自 电脑端 阅读: 376 1楼 回复
你需要登录,才能进行发帖操作
  • 偏好设置: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 帖子间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