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土豪榜
  • 贡献榜
  • admin
    挽梦文学,用文字造就梦想。
    6875金币
    关注
  • 范小米
    泪眼婆娑,又遇到大雨磅礴。
    2302金币
    关注
  • 雾里看花.
    万物唯心。
    1730金币
    关注
  • 奇葩暖暖
    好人一生平胸
    415金币
    关注
  • 纯白如你
    所爱隔山海,山海亦可平。
    408金币
    关注
  • 不也先生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  400金币
    关注
  • 陈登平
    嗯洛,心情好,就写,玩玩。
    385金币
    关注
  • 山时与
    此人纯属虚构,嗯。
    350金币
    关注
  • 倾纶
    一个为梦想而生的青年作家和诗人
    331金币
    关注
  • 二三
    语文考试已凉
    325金币
    关注
  • admin
    挽梦文学,用文字造就梦想。
    Lv.3/ 881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小果儿打人呢
    随心情想啥就写啥呗
    Lv.3/ 461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奇葩暖暖
    好人一生平胸
    Lv.3/ 345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雾里看花.
    万物唯心。
    Lv.2/ 263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范小米
    泪眼婆娑,又遇到大雨磅礴。
    Lv.2/ 203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纯白如你
    所爱隔山海,山海亦可平。
    Lv.2/ 189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伏九
    他太懒了,什么都没有写
    Lv.2/ 115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倾纶
    一个为梦想而生的青年作家和诗人
    Lv.2/ 105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二三
    语文考试已凉
    Lv.2/ 104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陈登平
    嗯洛,心情好,就写,玩玩。
    Lv.1/ 99 经验
    关注
  • 童年记事

    我要说的是人生中最快乐的那段日子。

     

    小学三年级。

      

    那是很小很不高大上的一所小学。

      

    记忆中最鲜明的便是那两棵梧桐树,总是几片零星的叶子,原来那时他们就已经那么老了。

    那天,梧桐树下排了好长的队,孩子们一只只地交头接耳,一点也不害怕即将挨打的手掌。这么多人都会挨打,有什么好怕的呢?

    唔,为什么挨打呢,我已经是记不清了,大致是那天孩子们玩得太开心了,上课铃被自动忽视了,一个个跑到外面的空地上疯玩。这件事一度引起班级的高度关注,居然掀起一股兴奋劲来,变成了经久不衰的谈资,想来那也算是大场面了,而且还深挖了不少细节,据说,当时有三个孩子因为恰好回教室喝水而免遭一顿毒打。

    其实哪算是毒打呢,只是红了一点而已。小孩子皮肤嫩,可能是容易肿一些。但是回到教室后,一个个就抬起手掌相互攀比,非要别人承认自己的手是被打的最严重的。所以若要说有多严重,我是绝不承认的。

    那时的我当然没有回到教室喝水。我也被打了。我是有些难过的。那时的我就很敏感,直觉的老师大概认为我是个坏孩子,我是个转学生,我不会忘记姑妈牵着我的手走到老师面前,是如何如何唾沫四溅地夸我乖巧懂事成绩还好的。结果开学没几天就挨打,显然是有些打脸的。

   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,那时候再敏感,也不会记多久,因为总有很多耗费精力的事让我忘记这些小小的烦恼。

    而所谓耗费精力的事当然就是小游戏了。我们有很多很多有趣的游戏。跳格子,跳机器人,跳皮筋,拍手歌,贴墙传话,贴墙躲杀手,砸小刀,弹弹珠,小纸炮……女孩子玩的最多的就是跳皮筋,一下课,三五成群的,跳得不亦乐乎。男孩子有时自己无聊了,便三三两两地过来捣乱,在线上一顿乱踩,其中就以周谦(化名)为首。那些女孩子自然是奈何不了他的,这时候,她们便义愤填膺地来找我帮忙。我自然不负众望,昂首挺胸地一顿义正言辞,然后当然是以我的胜利而告终。这样的戏码不知上演了多少次,久而久之,就变成了周谦喜欢我,所以说爱情这个东西,无论真假,人人都向往它,喜欢谈论它,它好像与生俱来,那时候的喜欢多简单,被呵退就是爱情了。

    男孩子玩的最多的就是砸小刀。简单来说,就是往地上砸刀,要求砸在规定的区域,甚至是一条画出的线上。一般分为两队,轮流砸。当然,女孩子玩的也不少。那时候,人人都随身携带一把小刀,这个游戏除了考验砸的准确度,更多的就是力气。在离教室很远很远的一块空地上,土地很干很硬,我拿着刀一顿乱砸,当然是一刀都没有砸进泥土里,正在懊恼,转头就看见一个男孩子姿态潇洒,从容不迫,一扎一个准。顿时佩服和崇拜之情有如滔滔江水……好的,已上形容都是假的。我蹲在他旁边,看着刀印刻在泥土里,莫名觉得很爽,于是看了很久。忽然,他站了起来,我连忙屁颠屁颠跟上去,他来到学校的花圃这边,花圃旁边有个不知什么时候形成的浅坑,浅坑里有只白色的蝴蝶,可以看出来翅膀上的粉已经稀薄了很多,残残破破的,怎么也飞不出那个坑,就一直在坑里打转。他不会要……果然,他拿出小刀,往坑里砸,蝴蝶在刀下飞舞,我看的一阵心纠,想把蝴蝶救出来,却怕被小刀砸到,又或者我被那样的场景震撼到了,潜意识里也并不想停下。但是即便是现在,我好想也能想象到那只蝴蝶的绝望心情,后来上课铃响了,我连忙拖着他走了。

    女孩们还会玩一个特殊的游戏,之所以说特殊,是因为这个游戏永远只有四个女生,而且,后来再也没玩过。一个女生背着另一个女生从操场这头到那头。一共是两队。我是被背的那个。哪对最先到达终点便获胜。

    那是很畅快的游戏,就像是骑着马奔跑在草原上。我潜意识觉得背我的女生真的就是我的坐骑,她几乎每次都能让我赢。

    直到有一天,她说她很不开心,凭什么永远都是她背我。

    近乎是震撼式的抨击。我也忽然觉得这样并不对,但我没有说话。

    我反问我自己,让我背她我愿意吗?答案是不愿意。

   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平等。所以后来这个游戏再也没玩过。但是也没有再和她玩过。谁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像是无法诉说的秘密一样,无关生气,赌气,无关一切负面的情绪。

    离开的那年,期末考试,我考的很好,除了奖状和几本本子,还有一只粉红色的钢笔。是很细很细的那种。我揣着那支笔往姑妈家走,领居们都要喊我去他们家,把我的奖品摸来摸去。

    后来,我继续读小学,读初中,读高中,读大学,再也没有学校奖励过钢笔,这总让我有些难过。因为那支粉色的钢笔终究是被我折腾来折腾去,早不知被放在哪里。父亲那时倒是时常提醒我,我却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  新开学的那年,我回到老家上学。姑妈说三年级的班主任去她家找我,我想起那个头发稀疏的高个子老头,人生中第一次感到了接近无奈的悲伤,离别这样一种特殊的情感也才渐渐清晰起来。

    上高中那年,去姑妈家,跟姑妈说起想去小学看一下,她说学校已经拆掉了,只剩一堆黄土了。我心里咯噔一声,面上却装作毫不在意。吃过午饭,还是猫着身悄悄地去了。推开有些上锈的铁门,那两棵梧桐树依然站在那里,那片我们曾经抛开一切奔跑的土地,被挖了很深很深的坑,我鼻子一酸,感到无比的荒凉和孤独。

    而学校旁的路也由土路变成了水泥路,干净而又空荡。 

  • 1
  • 13
  • 0
  • 54
  • 故事散文随笔
  • 0
    3周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我只是随便看看
    举报 回复13楼
  • 0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测试一下
    举报 回复12楼
  • 0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哈哈
    举报 回复11楼
  • 0
    山时与 Lv.1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@发夹现实 这个应该是boss设计的啦
    举报 回复10楼
  • 0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过来逛逛
    举报 回复9楼
  • 0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百度来的,网站挺好看的
    举报 回复8楼
  • 0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过来逛逛
    举报 回复7楼
  • 0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主题不错!
    举报 回复6楼
  • 0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支持一下
    举报 回复5楼
  • 0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支持一下
    举报 回复4楼
  • 0
    山时与 Lv.1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@时光繁荣 好的
    举报 回复3楼
  • 0
    1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测试一下
    举报 回复2楼
  • 0
    2月前
    来自 电脑端
    哈哈
    举报 回复1楼
  • 偏好设置: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